《报告》一线城市仍是“新青年”落户热门地

近日,幸福里研究院发布了《“新青年”落户意愿调查报告》(以下简称《报告》),通过在线调研、定向访谈等多种方式,洞察了年龄在20-35岁之间的城市“新市民”和潜在青年落户群体的购房需求。
 
《报告》显示,一线城市仍是“新青年”落户热门地,其中北京、上海、深圳位列前三。成都、重庆、长沙等城市因购房难度相对较低和生活宜居便利,位列宜居城市前三名,新一线城市人才吸引力“崛起”渐成趋势。九成受访者表示落户后会有购房需求,房价、收入和工作稳定性是影响购房意愿的主要因素。
 
幸福里研究院分析师认为,随着中国人口老龄化进程推进,能否“抢夺”更多高素质年轻人成为城市发展的核心竞争力之一。预计未来人口向大城市和都市圈集中的趋势会继续,但各级城市对人口的吸引力会呈现分化的态势。
 
京沪吸引力强但落户压力大
 
《报告》显示,一线城市仍然是“新青年”落户的主要选择。在此次调研中,北京以20.4%的比率占据第一,上海、深圳、广州、杭州分别排在2-5位。值得注意的是,即将毕业以及毕业两年以内的“新青年”和其他青年群体的选择有所差别。在这一群体中,目标落户TOP5城市的排序为:上海、北京、深圳、广州、杭州。上海超越北京成为第一位的选择,选择占比达到24.4%。
 
 
为何上海在年轻人中出现了“弯道超车”的现象?幸福里研究院负责人对《中国消费者报》小编分析表示,在拥有相似的城市发展水平、就业机会、公共服务水平的前提下,上海凭借比北京更低一些的落户门槛,获得了更多“新青年”的青睐。   
 
2019年,上海市开放了清华、北大毕业生落户门槛;2020年9月,上海市发布《2020年非上海生源应届普通高校毕业生进沪就业申请本市户籍评分办法》,将落户福利扩大到在沪“世界一流大学建设高校”;同年11月底,上海市颁布了留学生落户新政,留学生群体落户更为快捷;2021年,上海市更是优化了硕士学历的人才引进政策,把“满两年”变成了“满一年”即可落户。   
 
而北京市的人才政策则显得“姗姗来迟”。2021年7月5日,北京市才发布《北京市引进毕业生管理办法》,提到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复旦大学、上海交通大学、浙江大学、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南京大学本科生等符合一定条件可办理落户。而广州、深圳则一改之前“来了就是广州人、深圳人”的态度,开始逐渐收紧对于人才的判定标准。   
 
整体来看,一线城市一直以来在户籍管理上较为严格,并且大城市住房供给量偏少、房价偏高、租赁市场结构不合理等问题,也成为了“新青年”落户的“拦路虎”。  
 
在购房压力最大的三个城市的调查中,受访者的选择非常集中,北京被近39.9%的人认为是购房压力最大的城市,其次是上海、深圳,三个城市集中了95%的选择。虽然对于“新青年”而言,理想的落户目标仍然是京沪深,但是各城市的人才政策、落户门槛对青年群体落户决策的影响也很大。
 
新一线城市崛起 成渝双圈更宜居
 
《报告》显示,比起一线城市,杭州、成都、长沙、重庆、天津等城市的关注度明显提升,“新青年”理想落户城市为新一线城市的占比达32.8%,新一线城市的人才吸引力崛起渐成趋势。
 
在“生活和购房成本适宜的城市”中,成都、长沙、重庆、杭州和广州名列前茅。成渝双圈作为一个整体,成为近几年“新青年”的“新宠”。数据显示,大约有23%的受调查者选择了成都,11%的用户选择了重庆。
 
为何成渝双圈受到年轻人的青睐?幸福里研究院负责人对《中国消费者报》小编表示,国家战略对区域发展产生了明显的驱动力,2020年1月3日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六次会议作出的推动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重大决策,又一次把成都和重庆推到合作共赢的新起点。
 
《报告》显示,2021年,成都25-34岁年龄段人口占总人口的29.1%,重庆占34.8%,而全国的这一比例是25.3%,这充分说明了成渝双圈对“新青年”的吸引力。   
 
幸福里研究院认为,“新青年”群体如果离开京沪深,购房压力就会陡然变小,选择也更多样化。相比其他城市而言,一线城市虽然能够有更丰厚的收入,但是人才竞争比较激烈,落户条件严格,对于青年群体的落户购房还是很有挑战性,相对而言,新一线城市房价便宜、工作轻松,从而更受“新青年”的欢迎。
 
房价收入比成购房决定因素
 
“新青年”们在落户后的购房意愿如何?对于这一问题,90%以上的受调查者选择了“会考虑买房”。而在影响“新青年”购房意愿的因素中,排名前三位的分别是收入水平(占比23.2%)、房价水平(占比21.8%)、工作前景(占比17.0%),这些因素都和当地房价、收入强相关。
 
《报告》显示,首付能力(占比12.3%)、婚恋状况(占比11.2%)是影响购房意愿的第四和第五位因素,这两个因素和购房群体的家庭状况有关联。相比之下,家庭能够支撑首付,以及处在备婚或者备孕状态的“新青年”购房意愿会更强烈。   
 
在购房能力方面,根据目前家庭收入情况,需要4-6年能够买房的人群占比50.9%;1-3年能够买房的人群占比16.4%;7-9年能够买房的人群占比20.9%。从年限上看,目标城市较高的房价收入比仍然会给新青年落户定居带来不小的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