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结婚或假离婚办理北京户口或车牌会人财两失

为了获取北京户口、北京车牌,不少人动起歪脑筋,以“假结婚”或“假离婚”的方式,去钻政策的空子。近日,北京房山法院公布了几起试图利用婚姻,非法获取户籍、车牌等方面利益的案件,这些案件当事人有的人财两失,有的则触犯刑法,被判入狱。
 
“假结婚”拿北京户口未果最后落得“婚难离钱难要”
 
张女士为了使儿子获得北京学籍,便在中间人的介绍下,与素不相识的李先生签了一份“假结婚协议”,约定通过结婚的方式将自己与儿子的户口从老家迁到北京,同时约定在婚姻登记当天,张女士向李先生支付12万元,办理户籍迁移手续后再支付8万元,最后双方解除婚姻关系。
 
但因户籍政策发生变化,张女士及其儿子的户口无法在预期的时间内迁至北京,致使“北京学籍梦”不能实现。
 
张女士遂将李先生诉至法院,请求法院判决双方离婚,同时要求李先生返还已支付的12万元。
 
庭审中,李先生认可张女士陈述的事实,但不同意离婚,认为办理结婚以及支付12万元都是张女士的自愿行为。现在无法实现户籍迁入目的,与他无关。
 
最终,法院判决张女士与李先生离婚。因张女士主张返还的12万元不属于二人婚姻存续期间的共同财产,不属于离婚纠纷案件处理范围,故驳回了张女士该项诉讼请求。
 
法官释法
 
《我国民法典》规定,民事主体从事民事活动,不得违反法律,不得违背公序良俗,违背公序良俗的民事法律行为无效。
 
本案中,张女士为了获得北京户口,而与他人签订“假结婚协议”,该协议虽然不违反强制性规定,但所签订协议违背了公序良俗,破坏了国家户籍管理制度,故协议无效。
 
法官提醒,在双方婚姻存续期间,可能涉及双方财产等问题,还有可能涉及继承、拆迁等事宜。到时候引发争议,可能会面临“捡了芝麻丢了西瓜”和“百口莫辩”的困境。

早前我们在这篇(假结婚3年落北京农村户口,能跟几个孩子过来?)文章里说过这个渠道的风险和成本。
 
为谋财频转京车牌指标 “假婚姻”引牢狱之灾
 
2019年7月至2020年9月间,姜某为获取经济利益,在北京多地通过与他人假结婚再离婚的方式过户京牌小客车指标,帮助刘某、付某、孙某等人取得《北京市个人小客车更新指标确认通知书》,共获利6000元。
 
后姜某被公安机关传唤到案,检察院向法院提起公诉。
 
《我国刑法》第二百八十条规定,伪造、变造、买卖或者盗窃、抢夺、毁灭国家机关的公文、证件、印章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北京市小客车更新指标通知书》系国家机关公文,被告人姜某通过假结婚再离婚的方式买卖国家机关的公文,其行为已构成买卖国家机关公文罪,依法应予惩处。鉴于被告人姜某到案后如实供述其犯罪事实,且认罪认罚,可依法对其予以从轻处罚。
 
最终,经法院审理,判决被告人姜某犯买卖国家机关公文罪,判处有期徒刑6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3000元。
 
法官释法
 
按照《北京市小客车数量调控暂行规定实施细则》规定,存在买卖、变相买卖小客车指标确认通知书行为的,北京市小客车指标调控管理办公室将公布指标作废,三年内不予受理指标申请。
 
针对涉案车辆,北京市公安交管部门将依据《我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公安部《机动车登记规定》相关规定,依法收缴机动车登记证书、号牌、行驶证,撤销机动车登记。
 
为购二套房“假离婚” 不料妻离家散成定局
 
周先生与郑女士在结婚前共同出资购买了一套商品房,双方签署《婚前购房协议书》,约定房屋为共同共有。婚后,双方因再购房屋,商议通过“假离婚”的方式规避国家针对购买二套房所需的税费,待房产交易完成后再复婚,双方私下签订了《假离婚协议》。
 
之后,周先生与郑女士在民政局办理离婚登记时共同签署了《离婚协议书》,约定房子归郑女士所有。
 
但因“二套房”卖家原因未完成房屋交易,买卖合同解除。“二套房”计划失败,“一套房”也出现了问题:周先生多次要求与郑女士复婚,但均被拒绝。
 
后周先生将郑女士起诉至法院,要求法院确认《离婚协议书》无效。经法院审理,支持了周先生的诉讼请求。
 
此后,二人还对离婚后财产纠纷进行了诉讼,法院判决房子归郑女士所有,郑女士向周先生给付房屋折价款200余万元。
 
法官释法
 
《我国民法典》第七条规定,民事主体从事民事活动,应当遵循诚信原则,秉持诚实,恪守承诺。第一百四十六条规定,行为人与相对人以虚假的意思表示实施的民事法律行为无效。以虚假的意思表示隐藏的民事法律行为的效力,依照有关法律规定处理。
 
周先生与郑女士签订的《离婚协议书》中的约定并非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对双方不具有法律约束力,故协议无效,双方私下签署的《假离婚协议书》亦无效。
 
为了避税而办理的“假离婚”,于法律后果而言离婚没有真假之分。在二人离婚后财产纠纷的处理中,法院根据涉案房产的来源、实际居住使用的情况、贷款的实际偿还等因素,作出上述判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