户籍全面取消制度,为什么不提北京和上海呢?

一:目前,世界上只有中国有严格的户籍制度。
 
在城乡二元结构下,户籍将人口分为城乡人口,实行不同的资源配置制度,导致两种社会身份和地位的差异。
 
虽然朝鲜和贝宁已经从中国的户籍制度中吸取了教训,但他们并没有在农民和工人之间拉开差距。
 
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城乡二元体制和户籍制度已成为经济发展的障碍。
 
尽管暂住证和居住证制度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城镇居民与外来务工人员在户籍方面的矛盾,但在子女教育、住房、医疗等公共服务方面,仍然不能一视同仁。
 
此外,人们在不同城市流动和工作的现象也越来越普遍。长期居住在某一城市,由于落户门槛高,人们无法获得“官方身份”。这阻碍了劳动力的流入,进一步制约了城市的发展。
 
2019年,中国常住人口城镇化率为60.6%,户籍人口城镇化率仅为44.4%,“人户分离”人口2.8亿。
 
户籍制度制约了劳动力的流动,造成了劳动力要素的不匹配,阻碍了经济的发展。
 
 
2019年4月8日,国家发改委下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强调加大对落户城市非户籍人口的促进力度,促进无落户城市常住人口平等享受基本公共服务。
 
在原有城镇常住人口100万以下中小城市和小城镇相继取消落户限购的基础上,城镇常住人口100-300万的二类大城市需要全面取消落户限购;城镇常住人口300-500万的一类大城市,要全面放宽落户条件,全面取消重点人群落户限额。
 
为确保社保缴费年限和居住年限占主要比例,调整完善落户积分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简化积分项目。
 
自本文件颁布以来,许多城市逐步放开了落户门槛。
 
最近,中央又发布了两个重要文件。未来,城市格局将发生变化。
 
4月9日,国务院发布《关于建立更加完善市场化配置体制和要素机制的意见》:
 
推动特大城市和特大城市落户政策的调整和完善,探索在长三角、珠三角等城市群率先实现户籍准入年限与城镇化的累计互认。
 
扩大对部分特大城市以外城市落户的限制,试行户口常住户口制度。
 
当日,国家发改委发布《关于2020年新型城镇化建设和城乡一体化发展重点任务的通知》:
 
督促300万人口以下城市全面提高落户限值,推动300万常住人口以上城市基本提高重点人口落户限值。
 
鼓励符合条件的一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购,鼓励特大城市在郊区新区取消落户限购。
 
在不断改革的推动下,落户的门槛已经消失或降低,中国的户籍制度也逐渐发生了变化。
 
那么,哪些城市将全面开放落户,哪些城市将放宽落户的门槛?
 
 
根据中央出台的政策,300万人口以下的城市全面取消了落户限购,这意味着三四线小城市基本实现了零门槛落户。
 
那么,常住人口超过300万的城市有哪些,一类城市,特大型城市?
 
大部分省会城市属于一类大城市,属于放宽落户限制的范围,包括哈尔滨、长春、合肥、济南、昆明、大连、长沙、太原、宁波、南宁、苏州、厦门和福州。
 
特大城市和特大城市有条件的,可以取消郊区和新区对落户的限制,部分城市还可以放宽对落户的限制,包括武汉、成都、重庆(主城区)、东莞、南京、杭州、郑州、西安、沈阳、青岛、深圳、天津、深圳和广州。
 
为什么不提北京和上海呢?
 
北京正在放笼换鸟,这意味着“把不符合首都发展方向的企业和产业移走,换成能下金蛋的鸟”。近年来,人口逐年负增长。
 
北京的户籍人口控制非常严格。在北京缴纳7年及以上社会保险后,才有资格参加落户。
 
上海落户的难度应该仅次于北京,在中国排名第二。由于上海地处金融中心,对人口素质要求较高,因此不会轻易降低落户的门槛。
 
据笔者不完全统计,自2020年起放开落户门槛的大城市包括沈阳、南京、苏州、南昌、广州、天津、重庆和青岛。
 
在市场上,各地区放开落户的门槛,这往往被称为“抢人之战”,这也意味着房地产市场的抢手货。
 
落户的新增人口可以避开限购政策,带来新的购房需求。
 
中原地产研究中心数据显示,自2020年以来,全国已有近60个城市出台了人才政策,仅3月份,就有约20个城市出台了各类人才政策,其中大部分与购房有关。
 
在降低落户吸引人才门槛的同时,同时为人才提供购房或住房补贴,救市意图非常明显。
 
幸运的是,这也响应了中央深化户籍制度改革的号召,可以说是一举两得。
 
相信未来,越来越多的大城市会放宽落户门槛。
 
人才有限。我们要在全国范围内抓住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