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户口,让流动人口在城市里落户再无顾虑

一则看似不起眼的通知,极有可能成为城镇化再次加速的契机。
 
据6月8日报道,为有效解决暂不具备市内迁移条件的本市户籍人员落户问题,近期,北京出台了“公共户”落户政策,于2021年6月1日起执行,全市每个户籍派出所,原则上只设立一个非农业“公共户”,接收暂不具备市内迁移条件的本辖区非农业户口人员落户。
 
这些都是很现实的问题:无房员工离职后要不要退出集体户口?买了房子但是原户内人员不肯迁户口怎么解决?在京无房、父母是集体户,新生儿该如何落户?
 
平时我们经常碰到这种事,小孩急着上学,花好几百万买的学区房,因为房东的户口在这套房子名下,房东在其他小区购买了新房,新房是期房,刚开始预售施工,户口迁走的时间是未知数。
 
 
这个时候谁都会急,但房东肯定不会退款,而且迁移户口采取的是自愿原则,如果原房主不迁移户口,相关部门也是无法干涉的。
 
公共户口,就能完美解决这些问题。
 
按规定,房子卖了之后,原房主的户口应该迁出去,但本人、配偶或其他直系亲属没房子,户口无地方迁,就可以迁到公共户里。
 
两口子离婚后,没房子的一方户口无处可迁,也可以迁到公共户。
 
此外,新生儿亲生父母一方户口在本市“公共户”内,且新生儿无法在本市其他地址申报出生登记的,可在其亲生父母户口所在“公共户”内申报出生登记。
 
公租房住不成了,户口需要迁出来,没地方可迁的,也可以迁到公共户里。
 
事实上,北京的公共户政策今年1月份就在“预热”,当时发了一个《关于设立"公共户"的工作意见(征求意见稿)》,征求意见的时间截止到2021年1月29日,现在是把意见稿的内容给落实了。
 
与北京情况相似的是上海,也在近年实行了“公共户”政策。
 
在沪无配偶、无直系亲属、无住房(包括其本人、配偶、直系亲属在沪无个人产权房及租赁公房)、所在工作单位未设立集体户等原因确无处落户,申请在实际居住地“社区公共户”内落户。
 
 
在2018年,上海发了一个《常住户口管理规定》,其中提到:只需实有人口系统中有登记信息,即可办理社区公共户。
 
表面上看,这只是一次户籍制度的变动,深层次看,却是房产与户籍“解绑”的标志性事件。
 
注意,以上几个落户条件,都提及了“没有住房可迁户”这句话。
 
这就意味着:即便在全国落户难度最高的北京,没有房子,也依然可以变成“城市人”,成为这个城市真正意义上的“户籍人口”。
 
北京尚且如此,更不用提其他二三线城市了。
 
从这个角度来说,这就是城镇化加速的最佳契机:户籍与房产实现“脱钩”,使规模庞大的流动人口,在城市中“安家”。
 
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2020年我国户籍人口城镇化率为45.4%,较2016年提升了4.2个百分点,略慢于常住人口城镇化率的增长,但流动人口却大幅度增加。
 
 
2020年末,流动人口达到3.76亿,较2010年增长了1.55亿。
 
如果除去“当地落户、当地工作、当地生活”的户籍人口,全国“人户分离”人口已经高达4.9亿人,与2010年相比,人户分离人口增长了88.52%。
 
换言之,高达4亿人都是漂在城市里的。
 
他们的户口还在老家,因为落户的种种限制,无法享受和当地人一样的教育、医保、就业的待遇,这是阻碍城镇化率进一步提升的主要“瓶颈”。
 
表面上,我们的城镇化率已经接近64%,可户籍人口的城镇化率还不到50%,让4亿人在城市里安居,至关重要。
 
公共户口,就是最佳契机。
 
新华社主办的《半月谈》曾发表评论指出:“公共户口”来了,抢人之后更需留人。
 
文章指出:吸引年轻人才落户不能只靠一纸户籍,人们更看重的,是户籍背后承载的未来职业发展潜能、子女教育和医疗保障等社会资源的分配问题。
 
接下来,公共户口将会承载更多社会职能,让4亿流动人口能看到“盼头”。
 
让庞大的流动人口在城市里落户,除了户口与房子“分离”,还要让他们没有“后顾之忧”。
 
 
上文提到,目前“人户分离”人口高达4.9亿,他们的房屋在老家普遍闲置,最终形成数量巨大的“无用”宅基地,这部分土地无法产生价值,甚至年久失修,是对土地资源的巨大浪费,也让漂泊在外的流动人口始终无法在城里安心落户。
 
因此,推动宅基地入市流转,就成了当务之急。
 
让闲置的土地产生“分红”,既能合理利用农村土地,实现乡村振兴,又能使城市中生活的流动人口多一分“财产性收入”
 
根据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的实地调研及综合测算,全国宅基地总共约有2.8亿亩,其中空置约有1.14亿亩。
 
2020年,已经为宅基地入市扫清了法律障碍,开始全面登记确权,厘清了产权问题后,2021年就会全面推进。
 
根据政策规定及实践经验,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宅基地直接入市,主要包括土地出租、协议出让、公开出让以及作价入股四种入市路径。
 
 
步骤也不复杂,从实践经验来看,根据各地的实际情况,首先要“确权”,确定有多少闲置的集体经营性土地和宅基地,用招拍挂、协议出让、作价入股多种方式“入市”,扣除农地征收成本、农民宅基地的补偿,把土地成交款上缴一部分给地方财政,剩下的由村里自主分配。
 
至于出交易流转的土地用来干什么,要看具体的项目承接,有建公共设施比如学校、医院、游园的,也有建厂招商引资的,还可以配合土地增减挂钩,给土地紧缺的大城市置换建设用地,为农村地区提供土地置换转移收入。
 
一边是公共户口的加持,另一边,是2.8亿亩宅基地释放出新的红利,城镇化已经“棋至中盘”,都说“长安居,大不易”,2021年开始,是时候让4亿人在城市中“扎根”了。